冥咸鱼

【巍澜】沈老师的智能手机使用之旅(二)

剧版设定,偶有混乱
接上一篇,赵云澜沈巍夜尊一家三口的故事x
ooc是我,渣文笔是我
本文涉及到一些表情包梗(请勿上升到真人谢谢!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 自从那天赵云澜教会了沈巍如何使用微博微信,并把沈巍拉进了特调处的微信群,沈老师就开始了钻研聊天技巧的漫漫长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:59

沈老师:帮云澜请半天假【巍巍一笑.jpg】

林静:/拱手//拱手/

楚恕之:/拱手//拱手/

汪徴:/拱手//拱手/

祝红: 沈老师我们不介意您让他多请几天假的。【微笑】

面面:哥,我要投诉这房子隔音效果不好【白眼】

沈老师:【微笑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 7:05

郭长城:咦?怎么今天赵处又要请假?是生病了吗??

大庆: 生病?我看他的确是该去医院看看腰了【滑稽】

郭长城:赵处这么年轻难道就腰椎间盘突出吗?要不要我帮赵处去医院挂号啊?

祝红:小郭,同是腰椎间盘,你怎么就那么突出呢?【无奈】

楚恕之:长城记得给我带早饭

郭长城:好的楚哥。

大庆:/拱手//拱手/

祝红:/拱手//拱手/

汪徴:/拱手//拱手/

桑赞:/拱手//拱手/

面面: 哎,给我带杯澳洲牛奶和法式三明治。

郭长城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:09

林静:同志们!快快快,给点情报,老大是不是还没到?

祝红:哟,林同志,您又迟到啦?

汪徴:这是林静本月第六次迟到。

林静:路上堵车,还有5分钟,一定到位!

林静:幸好今天老大还没起,我得好好感谢沈老师

赵云澜:汪徴,给我把林静下下下个月奖金扣了。

祝红:【大笑】

大庆:【大笑】

楚恕之:【大笑】

桑赞:【大笑】

赵云澜:你们几个,上班时间玩什么手机!奖金不想要了?!

面面: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赵云澜:……

沈老师:云澜【微笑】

赵云澜:我知道,这就来吃早饭♡

面面:【面面委屈.jpg】

沈老师:【微笑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1:32

祝红:【图片.jpg】

祝红: 你们看这个,沈教授你都上杂志啦!@沈老师

林静:“龙城大学史上最年轻教授,全校男神——沈巍沈教授!”诶呀,感觉我们特调处都跟着沾光了@沈老师

郭长城:沈老师您太厉害了!【星星眼】

楚恕之:【兄弟醒醒】

沈老师:只是个小小的采访,配合着龙城的校庆活动搞的【微笑】

面面:我哥就是厉害!【笑成眯眯眼.jpg】

赵云澜:沈巍!这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!

祝红:你们看这评论,一个个都要喊着要做沈教授的女/男朋友呢

楚恕之:【吃瓜群众】

大庆:【吃瓜群众】

汪徴:【吃瓜群众】

桑赞:【吃瓜群众】

面面:【爱是一道光,如此美妙.jpg】这个表情包太适合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赵云澜:别说了今天中饭就是刀削面了【刀削面.jpg】

赵云澜:沈巍,今晚你等着!

沈老师:云澜,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......

祝红:哟,林静,是不是我们特调处的醋缸翻了呀

林静:【巍巍不知道,不关巍巍的事.jpg】

楚恕之:【溜了溜了】

郭长城:【溜了溜了】

大庆:【溜了溜了】

赵云澜:死胖子,去给我买份刀削面回来!

大庆:【白眼】

面面:【面面委屈.jpg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6:38

林静:@沈老师

祝红:@沈老师

大庆:@沈老师

楚恕之:@沈老师

林静:沈老师!您快来把赵处接走吧!

祝红:您不在某人迫害了我们一下午啊!【哭】

林静:您再不来我下下下下下个月奖金都要被扣了啊!【大哭】

大庆:沈老师我的小鱼干都没了【哭】

大庆:【赵云澜你是魔鬼吗.jpg】

沈老师:等我理个东西马上就来【微笑】

林静:沈·特调处救星·巍!!!

赵云澜:【微笑】【微笑】你们都当我在阁楼上就是死的是吧【微笑】

面面:哥,今天咱晚饭吃啥?

面面:……

面面:不好意思,发错了,你们继续……

林静:……

祝红:……

大庆:……

郭长城: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:49

祝红:你们看我发现了什么哈哈哈哈哈哈

祝红:【椰子芒果汁.jpg】

祝红:这玩儿意儿能喝吗?哈哈哈哈哈哈

林静:这哪个天才厂商生产的?哈哈哈哈哈哈

郭长城:红姐,我喝过这个,感觉味道还不错呢!

祝红:小郭……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?

郭长城:这不就是椰汁和芒果汁的混合吗?我真觉得味道还行啊……【突然害怕.jpg】

楚恕之:【祝你好运】

林静:【祝你好运】

红姐:【祝你好运】

汪徴:赵处,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引进一下这个饮料,它的销量不错,评价也很高。

赵云澜:……

沈老师:……【泰拳警告.jpg】

面面:哥,我等会儿想出去买这个尝尝哈哈哈哈哈哈哈

沈老师:弟弟,你明天早上没早饭了【微笑】

赵云澜:【看见我媳妇的四十米斩魂刀了吗.jpg】

祝红:呵呵

大庆:呵呵

楚恕之:呵呵

沈老师:云澜【微笑】

赵云澜:沈巍,杂志的事儿你还没跟我交代清楚呢。

面面:【你个芒果.jpg】

面面:哥你看这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面面:不好意思,我又发错了,你们继续……

赵云澜:这个月咱们处就吃刀削面了哈

面面:哥,嫂子他欺负我【面面委屈.jpg】

大庆:……

林静:……

祝红:……

楚恕之:……

郭长城:赵处,天天吃面对身体不好。

祝红:/拱手//拱手/

林静:/拱手//拱手/

沈老师:云澜,已经不早了【微笑】

赵云澜:/再见//再见/

楚恕之:/拱手//拱手/

林静:/拱手//拱手/

祝红:/拱手//拱手/

祝红:【微笑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:42

沈老师:帮云澜请一天假【微笑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大概就是特调处的小日常叭!
发现【微笑】这个小表情真的好用哈哈哈哈哈哈哈
手机梗写完啦,接下来就是随缘写文了_(:з」∠)_

感谢看到这的每位镇魂女神!!♡

【巍澜】沈老师的智能手机使用之旅

基本上是剧版设定,偶有混乱。
接上一篇,赵云澜沈巍夜尊一家三口的故事
想了想觉得还是手机梗比较好玩hhhh
这篇面面仍没有多少戏份....x
ooc是我,渣文笔是我
有一些表情包的梗相信大家都懂乛◡乛(请勿上升到真人谢谢!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小巍啊,你看,这个绿绿的呢,就叫做微信,这个西红柿炒蛋色的呢,就是微博。”赵云澜躺在阁楼上的沙发里,慢悠悠地说。自从搬到了大学路9号,我们亲爱的赵处就整日窝在阁楼上晒着太阳睡着觉,捧着本书学种菜,坐拥沈老师,生活好不快活。

这天,趁着沈巍没课,便手把手地教他如何使用智能手机这种高科技产品。
赵云澜握着沈巍的手,带着他的手指滑过微信,微博两个图像,另一只手还能偷偷地在沈教授腰上摸一把。
“.....”沈巍瞥了一眼赵云澜,后者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弯弯的眼角带着一点跃跃欲试。不过沈巍和赵云澜在一起这么久,已不是当初那个随便被撩撩就会耳根红的“少年”了。自动忽略赵云澜的小动作,沈巍专心地点开了微博。
没想到沈巍竟这么冷淡,赵云澜叹了口气,幽幽地说:“我亲爱的小巍对我是越来越冷淡了,他果真是不爱我了。”
听了这话,沈巍只好放下手机,转过头看着他。
“小澜澜要亲亲才能振作起来。”赵云澜心里快要笑出声,可表面上还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。沈巍拿他没办法,只好宠溺地俯下身,盖住了赵云澜的唇,舌尖钻入口中,和他纠缠了一会儿才起身,起身前还不忘在赵云澜唇上砸吧一口。
啧啧啧,我家小巍接吻技术有长进啊,以后可不能随便放他出去了。

赵云澜便又心满意足地靠过去,握住沈巍的手,重新开始他的教学。
“这个呢,是你的首页,你关注的人发的微博在这都能看到,这是看私信的,这个嘛,是你的主页。你看你,现在连个头像都没有,”说着赵云澜就光明正大地拿过沈巍的手机,“我帮你设一个吧!”看着他贼兮兮的笑容,沈巍有种不好的预感...

昵称嘛——就老黑哥吧,至于头像...赵云澜思考了一会儿,想说放一张沈教授的照片上去,可转念一想,万一有哪个不长眼的看上我的巍巍怎么办。他抬眼看了看正看着他笑的沈巍,最终决定放一张表情包上去!然后又十分愉快得把自己设成了唯一的特关,才把手机还了回去。
沈巍拿过自己的手机,看着自己老黑哥昵称上面一张野人的图片,竟然看起来还和自己有几分相像,下面的个签还写着:地星空荡荡,我在澜澜怀。
这什么神奇的押韵!
沈教授表示这企图翻身的想法今晚可得好好治治。
然后他收到了第一条私信:
传销头子夜z:哥哥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【野人.jpg】
嗯,真是亲弟弟。
于是亲爱的弟弟就收到了他亲哥哥的回信。
老黑哥:【你这样是要被我的斩魂刀修理的.jpg】【刀削面.jpg】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请不要问我巍巍的表情包是哪来的(*/ω\*)
(手动@表情包收集者赵处)
这些都是我的私设,大家看的开心就好!_(:з」∠)_
感谢各位镇魂女神!!!

【巍澜】【剧版结局重置】【借梗】岁月依旧,眉眼如初w

谢谢太太的梗! @不正 强行把剧版圆成he系列,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qwq,部分情节和原著相似。大家看得开心就好。
赵云澜沈巍夜尊终成一家三口
ooc是我,渣文笔也是我
感谢太太,觉得一家三口的结局也挺好的x
只站巍澜,不存在任何骨科谢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林静,就是现在。”沈巍感受着身边的震动,这是唯一的机会了。
“不行,你会死的!”
“快,快啊!”
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,林静心下一横,握住冰锥,往下一按。
冰锥彻底刺穿了沈巍的身体。
巨大的能量喷涌而出,吞噬了夜尊,同时,也吞噬了沈巍自己。

沈巍看着眼前的弟弟。
“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我?”
“为什么?你当初抛弃了我!”
“我从来都没有抛弃过你。”
“弟弟,我们回家吧。”
家?
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夜尊伸手,抓住了那只他渴望了万年的手。
嗯,我们回家吧。

赵云澜看着夜尊被吞噬,林静、地君、摄政官都出来了,但唯独没有他最想见的那个人,沈巍。
“沈巍啊沈巍——”赵云澜脱力般地靠在石柱上,自嘲地笑笑,“你终归还是瞒着我。”他看见了沈巍寸步不离的那个吊坠。他捡起那个吊坠,打开,里面竟是一张糖纸。
赵云澜摩挲着那个圆圆的吊坠,吊坠似有千斤重,一下一下砸在他的心上。

我看你就叫做,沈巍。
我一见沈教授啊,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。

我初见你,又何尝不是乱我心曲?
可你,是黑袍使,而我,是镇魂令主。
赵云澜紧紧握住了吊坠,泪水从他眼眶中溢出。
他艰难地开口,“镇,生者之魂,扬,善者之德。”
恍惚间,他看到了万年前身披黑衣的沈巍,冲着他,微微一笑。又转过身,缓缓离去。
赵云澜闭上了眼。
再见,沈巍...
沈巍,
沈巍!

“地星的能量已经撑不住了!”
赵云澜靠在路边,把吊坠握在手心,按在自己的心上。他又紧紧地握住了镇魂灯。
过往的种种在眼前闪过。
小巍,至少最后的最后,让我和你一起吧。
赵云澜闭上了眼睛。
镇魂灯发出了夺目的光芒!
燃烧的痛苦如潮水般吞噬了他。他的意识仿佛漂浮在海里,起起伏伏,一片黑暗中,只有远处有一点光,透过那光,他看到了沈巍,正在自家的小厨房里给自己做菜,他看着食材,眉间似是有些烦恼,但嘴角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。
赵云澜拼命地想接近那道光,他伸出手,却够不到,他想跑,却浑身不能动弹,他想大声吼出那个名字,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。
他看着那道光越来越远,越来越暗。
最终,一点一点,消散。
不要,不要!
不要!

赵云澜猛地睁开了眼。明亮的阳光刺激地他赶忙又闭上了眼。恍惚了一会儿,他才想起自己这是在哪。
地星怎么会有阳光?
赵云澜抹掉了脸上的泪水,抬头看见了空中的四个圣器。镇魂灯中燃烧着一团白色的光,柔和平静,却似乎永远不灭。他看了一眼四周,发现了倒在一旁的郭长城。
“小郭!”他颤抖着碰了碰郭长城的颈脉,还好,没死。
赵云澜无力地坐在了一边。他看着空中不断旋转的四圣器,心里竟然在想:我现在死还来得及吗?
四圣器的光芒越来越盛,最终,化为一束通天光柱,贯穿整个地星,照亮了这个曾暗无天日的地方。
巨大的光柱中,闪过了两个人影。
赵云澜揉了揉眼睛,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“沈巍!”
那个人从光柱中被抛出。赵云澜接住了他。他的双手是颤抖的。他看着怀里的人,脸色苍白如纸,他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,不禁笑了,却发现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滴在了沈巍脸上。
他低头,轻轻地碰了碰沈巍的唇,近乎虔诚,又小心翼翼。
“老大!没时间让你腻歪了!我们得快点走!”林静喊道。
赵云澜也没害羞,抱起沈巍,发现夜尊竟躺在旁边,只不过,看起来似乎矮了不少。他没多想,拎起夜尊,林静背起郭长城,朝大榕树的出口奔去。
留下了身后充满阳光的地星。

半月后,特调处。
现在的特调处,俨然成了龙城的英雄,门口整日整日地驻守着各路记者,逼得赵处不得不严格执法,把一众记者加围观群众给轰走,并下令严禁任何人在工作时间打扰行政机关办事,这才消停了不少。

这天,赵云澜像往常一样,窝在办公室里,无所事事地戳着鼠标。那天他们成功地把沈巍和郭长城带回来,还顺了一只夜尊回来。郭长城因为能量耗尽,变回了普通人,也许因为这个,他最近的智商似乎更令人堪忧,连带着他养的那条狗小米,也像是被传染了一样傻乎乎的。
至于沈巍,现在是去龙城大学上课了,把他的好弟弟夜尊也带了去。
说来奇怪,这夜尊,也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混进了特调处,众人虽然不待见他,但看在沈教授的面子上也没说什么,再加上夜尊不知什么原因,身体变成了十几岁时的年轻模样,甚是可爱,处里的一众女性母爱泛滥甚至有“背叛”的趋势。
而赵云澜,已经和沈巍赌了半月气了。为什么?一是因为沈巍瞒着他这么多事甚至一人去赴死,二是因为那烦人的弟弟。和沈巍不同,夜尊格外不待见赵处,凡事没两句就得吵起来。不过赵处自诩自己大人有大量,不跟小屁孩儿一般见识。可是夜尊成日缠着沈巍,这就让他非常恼火了。
眼看着快到下班的点,众人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开溜。“哟,赵处今天这是又准备加班呐?还是有家回不去?”祝红飘过办公室,说了一句。
赵云澜黑了脸,心想这一群吃闲饭的,坐着说话不腰疼,“现在可还没到下班时间!谁想早退?这个月奖金不想要了?你你你,说你呢林静,报告写完没?”被点名的林静无奈地翻了个白眼。众人只想请求沈老师快点来把这货领走。

办公室们被推开了,不见人进来,赵云澜不用看就知道准是大庆。“死猫,谁让你进来的。”赵云澜头也不抬。
“哟,脾气则么大。我只是带个人进来。”说着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过了半个月,沈巍脸上还是带着一丝苍白,他拎着公文包,站在那,低着头,小心翼翼地看着赵云澜,活像一犯了什么大错的小孩,满脸写着委屈。
赵云澜心想:嘿,他还跟我这委屈来了!
“沈教授别来无恙啊,今儿怎么有空来敝处了?”
“云澜,我......对不起......”
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?哼
“我这小小特调处可招待不起黑袍使您呐。您还是快回去照顾令弟吧。”
“我让他回去了......云澜我...”
回去?回哪?回我们家?真来气。
赵云澜干脆不再理他,鼻子里出气地笑了一声,开始理东西。大庆在一边端坐着准备看戏。
“云澜,你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......”
赵云澜装作没听见,起身拿了东西就要走。沈巍慌忙地抓住了他的手,看着他的眼神着急又不知所措。
对上这眼神,哎——你说你让我怎么对你狠下心。
真是打不得骂不得,非得惯着你把你放在心尖上。
“第一,”赵云澜开了口,“你以后不准再瞒我任何事,什么事都得跟我说;第二,让你那弟弟离你远点,不准他回我们家,听见没?”
“好。”听了这话,沈巍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。

赵云澜盯着他看了几秒,突然上前贴住了沈巍的唇,伸出舌尖在他唇上轻轻一舔,又飞速退回来,满意地看着沈教授瞬间通红的耳根,忽略在门外偷看的一众人奇异的眼神。
看着沈巍愣愣地站在原地,似是还没反应过来刚发生了什么。赵云澜一把拉着沈巍就往外走。
“云澜,回家吗?”沈巍迷迷糊糊地问。
回什么家?回去对着你那弟弟大眼儿瞪小眼儿吗?
“酒店。”赵云澜恨恨地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至于去酒店后发生了什么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啦( ̄▽ ̄)
这边面面没怎么出场,说不定之后会再写点儿。真心感谢看到这儿的各位镇魂女神ww!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