冥咸鱼

【巍澜】【剧版结局重置】【借梗】岁月依旧,眉眼如初w

谢谢太太的梗! @不正 强行把剧版圆成he系列,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qwq,部分情节和原著相似。大家看得开心就好。
赵云澜沈巍夜尊终成一家三口
ooc是我,渣文笔也是我
感谢太太,觉得一家三口的结局也挺好的x
只站巍澜,不存在任何骨科谢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林静,就是现在。”沈巍感受着身边的震动,这是唯一的机会了。
“不行,你会死的!”
“快,快啊!”
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,林静心下一横,握住冰锥,往下一按。
冰锥彻底刺穿了沈巍的身体。
巨大的能量喷涌而出,吞噬了夜尊,同时,也吞噬了沈巍自己。

沈巍看着眼前的弟弟。
“你到底为什么这么恨我?”
“为什么?你当初抛弃了我!”
“我从来都没有抛弃过你。”
“弟弟,我们回家吧。”
家?
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夜尊伸手,抓住了那只他渴望了万年的手。
嗯,我们回家吧。

赵云澜看着夜尊被吞噬,林静、地君、摄政官都出来了,但唯独没有他最想见的那个人,沈巍。
“沈巍啊沈巍——”赵云澜脱力般地靠在石柱上,自嘲地笑笑,“你终归还是瞒着我。”他看见了沈巍寸步不离的那个吊坠。他捡起那个吊坠,打开,里面竟是一张糖纸。
赵云澜摩挲着那个圆圆的吊坠,吊坠似有千斤重,一下一下砸在他的心上。

我看你就叫做,沈巍。
我一见沈教授啊,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。

我初见你,又何尝不是乱我心曲?
可你,是黑袍使,而我,是镇魂令主。
赵云澜紧紧握住了吊坠,泪水从他眼眶中溢出。
他艰难地开口,“镇,生者之魂,扬,善者之德。”
恍惚间,他看到了万年前身披黑衣的沈巍,冲着他,微微一笑。又转过身,缓缓离去。
赵云澜闭上了眼。
再见,沈巍...
沈巍,
沈巍!

“地星的能量已经撑不住了!”
赵云澜靠在路边,把吊坠握在手心,按在自己的心上。他又紧紧地握住了镇魂灯。
过往的种种在眼前闪过。
小巍,至少最后的最后,让我和你一起吧。
赵云澜闭上了眼睛。
镇魂灯发出了夺目的光芒!
燃烧的痛苦如潮水般吞噬了他。他的意识仿佛漂浮在海里,起起伏伏,一片黑暗中,只有远处有一点光,透过那光,他看到了沈巍,正在自家的小厨房里给自己做菜,他看着食材,眉间似是有些烦恼,但嘴角的笑意却藏也藏不住。
赵云澜拼命地想接近那道光,他伸出手,却够不到,他想跑,却浑身不能动弹,他想大声吼出那个名字,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。
他看着那道光越来越远,越来越暗。
最终,一点一点,消散。
不要,不要!
不要!

赵云澜猛地睁开了眼。明亮的阳光刺激地他赶忙又闭上了眼。恍惚了一会儿,他才想起自己这是在哪。
地星怎么会有阳光?
赵云澜抹掉了脸上的泪水,抬头看见了空中的四个圣器。镇魂灯中燃烧着一团白色的光,柔和平静,却似乎永远不灭。他看了一眼四周,发现了倒在一旁的郭长城。
“小郭!”他颤抖着碰了碰郭长城的颈脉,还好,没死。
赵云澜无力地坐在了一边。他看着空中不断旋转的四圣器,心里竟然在想:我现在死还来得及吗?
四圣器的光芒越来越盛,最终,化为一束通天光柱,贯穿整个地星,照亮了这个曾暗无天日的地方。
巨大的光柱中,闪过了两个人影。
赵云澜揉了揉眼睛,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。
“沈巍!”
那个人从光柱中被抛出。赵云澜接住了他。他的双手是颤抖的。他看着怀里的人,脸色苍白如纸,他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,不禁笑了,却发现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滴在了沈巍脸上。
他低头,轻轻地碰了碰沈巍的唇,近乎虔诚,又小心翼翼。
“老大!没时间让你腻歪了!我们得快点走!”林静喊道。
赵云澜也没害羞,抱起沈巍,发现夜尊竟躺在旁边,只不过,看起来似乎矮了不少。他没多想,拎起夜尊,林静背起郭长城,朝大榕树的出口奔去。
留下了身后充满阳光的地星。

半月后,特调处。
现在的特调处,俨然成了龙城的英雄,门口整日整日地驻守着各路记者,逼得赵处不得不严格执法,把一众记者加围观群众给轰走,并下令严禁任何人在工作时间打扰行政机关办事,这才消停了不少。

这天,赵云澜像往常一样,窝在办公室里,无所事事地戳着鼠标。那天他们成功地把沈巍和郭长城带回来,还顺了一只夜尊回来。郭长城因为能量耗尽,变回了普通人,也许因为这个,他最近的智商似乎更令人堪忧,连带着他养的那条狗小米,也像是被传染了一样傻乎乎的。
至于沈巍,现在是去龙城大学上课了,把他的好弟弟夜尊也带了去。
说来奇怪,这夜尊,也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混进了特调处,众人虽然不待见他,但看在沈教授的面子上也没说什么,再加上夜尊不知什么原因,身体变成了十几岁时的年轻模样,甚是可爱,处里的一众女性母爱泛滥甚至有“背叛”的趋势。
而赵云澜,已经和沈巍赌了半月气了。为什么?一是因为沈巍瞒着他这么多事甚至一人去赴死,二是因为那烦人的弟弟。和沈巍不同,夜尊格外不待见赵处,凡事没两句就得吵起来。不过赵处自诩自己大人有大量,不跟小屁孩儿一般见识。可是夜尊成日缠着沈巍,这就让他非常恼火了。
眼看着快到下班的点,众人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开溜。“哟,赵处今天这是又准备加班呐?还是有家回不去?”祝红飘过办公室,说了一句。
赵云澜黑了脸,心想这一群吃闲饭的,坐着说话不腰疼,“现在可还没到下班时间!谁想早退?这个月奖金不想要了?你你你,说你呢林静,报告写完没?”被点名的林静无奈地翻了个白眼。众人只想请求沈老师快点来把这货领走。

办公室们被推开了,不见人进来,赵云澜不用看就知道准是大庆。“死猫,谁让你进来的。”赵云澜头也不抬。
“哟,脾气则么大。我只是带个人进来。”说着,一个人走了进来。
过了半个月,沈巍脸上还是带着一丝苍白,他拎着公文包,站在那,低着头,小心翼翼地看着赵云澜,活像一犯了什么大错的小孩,满脸写着委屈。
赵云澜心想:嘿,他还跟我这委屈来了!
“沈教授别来无恙啊,今儿怎么有空来敝处了?”
“云澜,我......对不起......”
一句对不起就能解决?哼
“我这小小特调处可招待不起黑袍使您呐。您还是快回去照顾令弟吧。”
“我让他回去了......云澜我...”
回去?回哪?回我们家?真来气。
赵云澜干脆不再理他,鼻子里出气地笑了一声,开始理东西。大庆在一边端坐着准备看戏。
“云澜,你,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的......”
赵云澜装作没听见,起身拿了东西就要走。沈巍慌忙地抓住了他的手,看着他的眼神着急又不知所措。
对上这眼神,哎——你说你让我怎么对你狠下心。
真是打不得骂不得,非得惯着你把你放在心尖上。
“第一,”赵云澜开了口,“你以后不准再瞒我任何事,什么事都得跟我说;第二,让你那弟弟离你远点,不准他回我们家,听见没?”
“好。”听了这话,沈巍二话不说就答应了,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。

赵云澜盯着他看了几秒,突然上前贴住了沈巍的唇,伸出舌尖在他唇上轻轻一舔,又飞速退回来,满意地看着沈教授瞬间通红的耳根,忽略在门外偷看的一众人奇异的眼神。
看着沈巍愣愣地站在原地,似是还没反应过来刚发生了什么。赵云澜一把拉着沈巍就往外走。
“云澜,回家吗?”沈巍迷迷糊糊地问。
回什么家?回去对着你那弟弟大眼儿瞪小眼儿吗?
“酒店。”赵云澜恨恨地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至于去酒店后发生了什么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啦( ̄▽ ̄)
这边面面没怎么出场,说不定之后会再写点儿。真心感谢看到这儿的各位镇魂女神ww!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评论

热度(22)